当产品、品牌、资金、信息不再稀缺时,客户的最终选择就变得何等珍贵,但这种变化是不宜被察觉的,只因短缺思维依然具有强大的惯性。以至于许多企业家还是按照历史思维的路径行事。在几千年的产业发展史上,企业第一次完全处于被动地位。这个什么都“不缺”的社会正酝酿着一场前所未有的变革。我坚信,变革将发端于商业模式。就像新的物种,这些企业将创立自己的生态位,其巨大的商业价值空前而非绝后。有一句古老的名言:未来,统治世界的不是军队,而是商队。也许,新的商业模式正是这句名言的现代演绎。

专家关注自己的领域,获取新知;我关注他们的成果,成就商业系统。科学与商业就像生命与生态。对消费者而言,只有将科学成果商业化,科学本身才具有意义——任志刚

当消费者天天购物所获得的幸福远远小于为之而付出的时间精力等综合成本时,现代流通业的模式就会受到挑战,即使是沃尔玛也不例外。也许,餐饮流通业就是一个“空前”而非“绝后”的挑战者。

从短缺到过剩,人类经历了一次探底到触顶回落的过程,与生活方式疾病相对应的是个人维生智能和商品选择性智能的匮乏,但让每个人重复学习预防医学、养生学、营养学、烹调学、配餐、食疗、药膳知识是不现实的。这就为“餐饮流通业”提供了一个庞大而长期的商业机会——重复出售服务于客户每一餐消费中的维生知识和计量科学。在真正为客户创造价值的同时,使技术含量不高的餐饮产品具有较高的附加值。依仗数字化智能系统的营销模式是一个比微软视窗操作系统、沃尔玛、戴尔供应链管理更具竞争力的新模式。

当货币效用的天平不断地向满足心理需求的那边倾斜时,个性、尊严、平等、知情权取代了简单的生存所需;当货币效用的重心由生理和心理消费偏向社会资源配置指令时,企业盈利能力与社会高端道德的相干性越来越大。因而,“商业暴利”与尊重人性、克服自身弱点、承担社会责任等形成新的对应关系。这种关系决定了企业系统价值的大小。

商业史上,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在不必大费周章的情况下,将财力雄厚、根深蒂固的大型公司推翻并取代的例子屡见不鲜。其理由都是相同的:新公司对整个经济链的成本,特别是消费者成本有更深入的认识和更佳的管理。

商业的目的是创造幸福,而不是掠夺金钱。若将商业做成一门艺术,钱自然会找上门来。未来,企业之间的竞争本质上就是商业哲学思想的竞争。